healer

安雷安 病名为爱 中

雷恃的病越来越重了。高烧不退,意识模糊,出现幻觉。一天,安迷修接到了来自那位白发医生的电话。还没等安迷修说些什么,电话那头已经传来了对方极力压抑住情绪的话语:“安迷修先生您好,我是格瑞,也就是您上次见的医生,现在能否请您将上次那为位病人送到医院来,他的病已经有了初步判断,是一种新型流感,剩下的信息等您来后再详谈,请您迅速行动,因为这可能是救他的唯一方法了。车已经到您楼下了。”格瑞自顾自的说完,就急忙挂断了电话,只留安迷修在电话的另一头接受这过大的信息量。安迷修凭借他良好的素养飞速分析了当下的局面,当机立断地收拾好东西,架着雷狮踉踉跄跄的下楼。楼下的格瑞帮忙将雷狮架上车后,坐上车开始狂飙。安迷修见格瑞这副样子,也就没再开口。
       一路无言。
       到了医院,格瑞指挥人将雷狮抬到担架上,送往一间地下隔离病房。安迷修在病房外,隔着玻璃,望着里面昏迷不醒的雷狮。格瑞站在一旁,一边翻看着手中的资料,一边淡淡的告诉安迷修:“他得的这种病正在进一步感染全市,就症状来说,他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。由头痛、发热,到感觉淡化,器官衰竭,直到出现高烧,幻觉,最后死亡。”安迷修只是静静的听着,轻声问:“有什么办法吗?”格瑞听了之后,将视线从资料上移开,凝视着安迷修的双眼,以同样轻的声音说:“有。”安迷修没有说话,只是望着雷狮,聊家常一般的语气:“那么,代价呢?”

安雷安 微嘉瑞 病名为爱(上)HE 关于生病的部分纯属瞎编

雷狮病了,病的很严重。
刚开始的时候,还只是简单的感冒、发烧、头疼,连一点儿多余的症状都没有。安迷修在这种状况刚开始的时候就拽着不情愿的雷狮去医院检查过,但是医生也没有过多的上心,只是简单的看了看雷狮的症状,说到:“不要紧,也没有检查出来什么大病,只是普通的流感,平时多注意一下卫生和生活作息,多运动,增强一下体质。”
安迷修听了医生的话,稍稍放了心。在回去的路上,他一直碎碎念着:“让你每天晚上睡那么晚,现在感冒了吧,回去后我多给你做点儿养身体的菜,多吃点儿……”雷狮不耐烦的打断安迷修说到:“知!到!了!以前又不是没生过病!”安迷修一如既往地闭了嘴,但心里一直想着医生说的话,思考着:雷狮整天大锤八十小锤四十的,体质肯定不差,之前也没怎么生过病,这次怎么病的这么突然……
再往后的一段时间,雷狮开始胃痛,眼前出现幻觉,出现轻微耳鸣。安迷修再一次带着雷狮去了医院。这一次接诊的医生很年轻,看上去也就大学刚毕业的样子,一头银白色的头发及夸张的向上翘起,使他不得不用头巾把他们缠住。这个年轻的医生淡漠却又一丝不苟的给雷狮做了一系列复杂的检查,但安迷修经过了一个漫长的等待过程后得到的结果却是一切正常。安迷修在得到这个结果后焦急又不失礼貌的问这位医生:“他的身体状况不对劲,这是仅通过观察就可以得到的结果,但为什么您却认为他一切正常?”这位医生答到:“这里的一切正常指的是现有的仪器检测不出这位病人的病因,我个人认为,他也许只是简单的过于劳累,并没有什么大碍。”安迷修只是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,但想了想,既然对方能这么说,说明医院对此也没有办法。再这样纠缠下去也于事无补,只能自己想办法了。

一锅煎蛋饼🍳:

皇子雷和常服安,因为不会画背景所以就用万能的星空背景了………然后画了两个版本的……

总之是赶上了,生日快乐@岚晓兰